西部新闻网

首页 > 西部名人 / 正文

肖云儒丝三3:俄罗斯人的“生态瑜伽”和“心态瑜伽”

admin2021-02-06 12:59:00 西部名人
(文/肖云儒)每次看世界地图或亚欧地图,我对俄罗斯人就会心生羡慕,说直迫一点,简直就是心生妒忌!俄罗斯在北半球版图上占有了那么大一片绿色,在这一大片绿色下面,中国的华北大平原成了小不点儿,得仔细找才能看见。老天真是眷顾你呀,俄罗斯!给了你那么多平原和沃土,那么多森林和湖泊。车队在俄罗斯大地上疾驰,你懂得了什么叫浩瀚,什么叫无垠。

  俄罗斯的国土面积世界第一,差不多有两个中国大。它的水资源占到全球五分之一,国土的一半被森林覆盖。也就是说,有将近整个中国这么大的地方,全是绿色森林。石油储量世界第二,天然气储量世界第一。而人口呢,还不到中国的六分之一!换算下来,一个俄罗斯人竟然拥有十二、三个中国人的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存量大,消耗小、开发少,整个国家涵养了良好的生态系统。
  
  在并不很优越的环境资源条件下迅速崛起,这让我敬佩了中国。能自觉储存好自己的后发潜力,这又让我敬畏了俄罗斯。
  
  那么丰饶的大片大片平原、草地、森林、湖泊和地下宝藏呀!

  我们万里行车队常常大半天在绿色的原野中疾行。车窗外全是连绵不断的白桦林。还有耐寒的落叶松,冷杉、橡树、柏树、柳树、山毛榉和花揪树。林子外围,是密匝匝的灌木丛和厚实实的绿草坪。牛羊悠闲的在草地上觅食,云朵悠闲地在天穹上散步。进入秋天,那绿便更显得丰富,墨绿,深绿,浅绿,鹅黄绿,又有了金色灿烂的跳跃和红叶火炬般的燃烧。森林中时不时会出现湖泊和湿地,便有用圆木垒起来的小木屋点缀其间。盖房时如此大手大脚的采用原生巨木为材,让我们这些长期围困在人造建筑材料中的人,可借得直喊,奢侈啊奢侈。直说得白桦树杆千万只眼睛膯着你,落叶松木挣红了脸要和你论理,于是赶快噤下声来。

  俄罗斯人便是这样拥有了自己天然的生态“瑜伽馆”,世上少见!
  
  大自然之美陶冶了俄罗斯民族对各种形态的美的追求。他们爱花,爱到了痴迷的程度。所有的窗台上,房前屋后的花园中,街边的绿地上,都可以看到精心培育的花坛。他们做客送礼,从不提大包小包,而是送花。俄罗斯人的家常日子,就在占绿色和花卉之中展开。
  
  他们也热衷于通过一切文化审美艺手段来表达自己对绿色生存环境的爱恋和绿色生存观的追求。美丽的白桦林在俄罗斯人生活中地位最为特殊。对他们来说,没有白桦不成林子,大自然也就谈不上美。他们将全国的王牌歌舞团命名为小白桦歌舞团,除了炫耀歌舞的高质量,你感觉不到那种对白桦树明显的偏爱吗?

  这个爱自然入迷,爱树爱花爱土地入迷的民族,将绿色生存环境和大自然的品格,融入了自己的性格心理,聚合为民族的文化人格。
  
  有多少《春天花园里花开真鲜艳》这样陶醉自然的歌曲在全民中流行,有多少列维坦这样的风景油画家受到全民的崇敬,又有多少《湖畔》这样的影片让俄罗斯人自豪?主人公在林间湖畔那种《瓦尔登日记》式的自然生存,又让多少人风靡?
  
  文学、诗歌、艺术不消说了,就连文艺理论这种稍显枯燥的文本,俄罗斯的评论家依然喜欢采用以美文描述大自然来说道种种审美原理。巴乌斯托夫斯基谈创作原理的《金蔷薇》就是这样的著作。记得他说作家要有超人的观察力时,举的就是对深秋林中一只小甲虫的细致观察。为了温暖,这只小甲虫跟着“日脚”、即太阳的脚步移动,缓缓爬出林子,爬向草坪,然后停在了阳光下。⋯⋯

  在上面我的这些叙述中,大家可能已经感觉到了俄罗斯的一个过程。----即从陶醉自然之美出发,逐渐向陶醉于文化之美过渡;由在大自然中作生态的“瑜伽”,进而在文化生命中给自己作心态的“瑜伽”。

  阅读是俄罗斯人所重视的一种心理“瑜伽”。由莫斯科去圣.彼得堡,路边和广场的坐椅上,公园、商场、饭店,还有银行、地铁车站等等,到处都能看到阅读的人。他们见缝插针不挥霍点滴时间,公园就是露天图书馆,地铁正好作流动图书不作少读,构成的俄罗斯的独特风景。这种好习惯使他们的人均读书时间多年领先全球。甚至还流行一种说法,读书尤其能让女性提升气质,变得美丽。所以全国了1000万,而女性的平均寿命也比男人长了13年。他们把读书当作人生的气质“瑜伽”。它可以去掉娇气、俗气、暮气,养成秀气、才气、朝气,美丽你的生命。俄罗斯的女性美,是容貌和气质一种同步展示。

  这种绿色的生态和心态环境,构成了俄罗斯人内在的生存必需,是他们的心灵家园。我有位中学的俄文老师,90多岁了,组织我们几位老学生去北京搞了一次聚会,是欢迎他当年的俄罗斯老友,也90多岁了。苏联解体后,这位俄国老头侨居美国多年。席间大家随嘴哼起熟悉的一首老歌,柴柯夫斯基的《春天》:“草儿已发青,太阳放光明,燕子带来春天,飞进院庭,有了它,太阳更美,春天更可亲。小小燕子叫几声,欢迎,欢迎!”刚唱前两句,我便预感到将会发生什么。果然,一段没唱完,这位俄罗斯老头就涕泪纵横。他说他在国外一座大城市生活,山和湖,没有。草原和森林,没有。哪怕一个小小的复盖着草坪的小院子,也没有,没有!“你们告诉我,俄国人到哪里去找家?找乐?”他这一问,席间所有的人都默下了声。精神上无家可归呀!

  是的,俄罗斯人不但深爱大自然,而且极其醉心于表现大自然的艺术之美。他们将大自然的品格融汇为自己的性格,融汇为一种有浓郁俄罗斯味儿的生存方式、致思特点和心理状态,大自然的真善美沉淀为他们代相传承的文化密码,沉淀为整个民族文化人格的一个基因。
  
  俄罗斯的抒情诗曾经那感动过我。记得第一次丝路万里行,我们到了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五山城,这是俄国诗人萊蒙托夫在部队服役的地方。他在此处与人决斗,不到30岁便饮弹而逝。那次回国后,我在很多场合朗诵过他的《白帆》。用诗中那不在船坞中享用闲适,永远向往大海,向往与风浪博斗的“白帆”意象,鼓励年轻人去奋斗、创造。“白帆”,不也是俄罗斯性格吗?(2017年9月24日于莫斯科至圣彼德堡途中)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